在非洲创业是一种什么体验?

2020-07-23

非洲就是如此,它是从六千英尺深处淬炼而出的浓烈而纯净的精华。大地的色调,如同经过烧制的陶器一般干燥;而树木上悬挂着的叶片,轻薄而微妙。

——凯伦•布里克森《走出非洲》

数据显示,截至2016年非洲已经拥有12亿人口。此外,近年来非洲智能手机普及率快速增长,成了互联网产业的新市场。非洲被纳入一带一路大战略后,越来越多的中国创业者将目光投向了这片土地。

去年,一次说走就走的非洲之旅让黑马大赛选手、Sing+创始人大驰发现了创业机遇,立志做一款属于非洲人的“唱吧”。

在非洲的创业是种什么体验?在非洲创业有哪些有趣的经历?最近,我们和Sing+创始人大驰聊了聊。以下为大驰口述,经创业家&i黑马编辑。

决定出海

社交传播、互联网金融、借贷、微信公众号打磨……2010年毕业至今,我折腾了好多个领域。七年里我创了两次业,但因为产品问题最终都没能活下来,不过多少也攒了一点创业经验。

去年七月非洲动物大迁徙的时候,我决定一个人去一趟肯尼亚。

未标题-1

在肯尼亚我有一个好朋友,他在非洲待了10年之久,做生意、开矿,赚的盆满钵满。最后,娶了肯尼亚姑娘,当了黑人的女婿。

我去找他玩的时候他告诉我,国内一家专做非洲市场的智能手机公司“传音”抢占了45%的市场份额。2016年手机出货量达8000万台,远胜华为和小米。此外,非洲智能手机普及率也到了20%的拐点,增长速度非常快。

在肯尼亚待了一个月后,我发现虽然国家整体很穷,但年轻人非常喜欢智能手机,我们无法想象智能手机对非洲人民生活有多大改变。

更让我惊讶的是肯尼亚的网络非常好,往国内打视频电话、玩《王者荣耀》开黑(创业家&i黑马注:玩游戏时,语音或者面对面交流)……一点问题都没有。这是因为我国给他们提供了很多援助性贷款,但这些贷款只能采买我国的服务,譬如修路、建设电信基础设施等。华为和中兴作为电信设备商“称雄”非洲,非洲很多地区的网络要比印度、东南亚要好。

出海创业浪潮迭起,我也萌生了去非洲创业的想法。

在非洲创业是一种什么体验?

“做非洲的唱吧”

当我把去非洲创业的想法告诉了我的老搭档大锐,他也觉得很有意思。当时他创业受挫,加上他是一条“单身汪”,所以他决定去肯尼亚系统调研一下当地情况。

调研回来以后,我们花了三四个月选项目。我们的核心逻辑是把中国已经成功的、有特色的项目选出来将其复制到非洲,再加上本地化运营,形成自身的竞争壁垒。

我们当时也有考虑过做变现快一点的项目,如一元夺宝、直播等。最后我们选择了K歌,因为大锐非常喜欢音乐,学生时代他还参加过音乐节目海选。个人而言,我也很喜欢带有社交属性的产品。

唱歌是人类共性的兴趣,非洲人尤其热爱唱歌,点一把火他们就开始唱了。目前唱吧和全民K歌在国内已经收获了约4亿用户。同时,K歌软件作为工具进化到音乐社区、兴趣社交和秀场直播链条短,想象空间很大。

非洲本地软件服务很少,K歌软件市场处于空白状态。于是我们决定做非洲人的“唱吧”。

在非洲创业是一种什么体验?

449460582231594218

(*Sing+团队)

去年年末我开始拉Sing+的核心团队。敲定340万元融资后,我们便全力开发产品。今年6月初Sing+在Google Play上线,截至目前已经收获了5万多用户。

非洲K歌产品肯定需要本地伴奏,这是用户的基础诉求。但非洲没有卡拉OK的生态,只有一些小型音乐酒吧。我们就去酒吧找DJ买伴奏,被骗了好多次,有DJ号称有5000首伴奏素材,我们收到发现只有几十首。搜集到伴奏资源后,我们还需要手动匹配原唱、歌词、歌手信息等。慢慢积攒,我们现在已经有2000多首本地歌曲。

在非洲创业是一种什么体验?

sing+用户沙龙

(*Sing+用户沙龙)

目前,Sing+的曲库欧美歌曲和本地歌曲的比例是7:3。当下最重要的是,我们证明Sing+的生命力,在海外站住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