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岁之前创业四次:最大痛苦是知道自己错了

2020-07-23

导语:30岁,连续创业4次,曾经身价千万,又败得身无分文。他反思,“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获得了什么?”

一年前,当我知道淘当铺这家公司的时候,他们还在筹划阶段,当时已经拿到了蓝驰的投资。创始人王一1983年出生,已经创业10年,自称“老炮”。

那时候联系他,王一正忙于跟典当行建立联系,不愿多谈。直到这次春节前,他才坐下来跟我聊起淘当铺,一家帮助传统当铺兜售绝当品并招徕贷款者的网站。说白了,王一想插足当下很火的互联网金融。只不过P2P是无抵押贷款,淘当铺依托线下的当铺需要质押物。

这已经是王一第四次创业了。大一时他就闯入SP行业,后来还做过移动下载工具和化妆品电商。虽然有顶级VC的青睐,但这几个项目有的命途多舛,甚至结局潦倒。王一说,前三次创业,他几乎犯遍错误,掉进无数个坑。入行10年有余,他不属于任何派系,经历过融资上千万美金的喜悦,也尝过失败后身无分文的滋味。那个下午,北京没有雾霾,窗外铺满蓝天,我们的谈话却一度变得沉重。

  

用人之痛:强兵就是强兵,不能当将使

 

2002年,王一还是南京一所大学的新生,他赶上了SP大放光彩的前夜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会写程序的他接了个SP技术外包的活,建立一套系统向用户推送气象预报信息。这让他赚了2万块。但是临结账前,对方跟他说,“你得注册家公司,一来打钱给个人税太高,二来这套系统需要日常维护。”

后来因为各种缘由,对方就把这个项目转给了王一。他申请了一个SP牌照,第一个月就分到了30万块。移动梦网构建合作伙伴关系时,他又拿到资质。于是,王一欢天喜地地跳进SP,那些经过在校学生粗略编辑过的动画、笑话和新闻,叮叮咣咣地迅速转化成了人民币。2003年,他又主攻手机上的单机游戏,其实就是把红白机上的游戏改头换面一下,但依然吸引了大量用户。王一进入了敞开口袋就能收钱的时代,一个月营收有个一两百万,他的嘴就乐歪了。

当时智能手机还没有普及,所谓的应用分发渠道只有一家,那就是移动梦网。“我们当时总结了推广三要素,自消费、刷排名、搞群发。”王一也从一个技术人员逐步蜕变成产品经理兼商业运营。他顶着一副娃娃脸出去跟人谈事,有的觉得他这么小出来闯荡,挺照顾他;有的觉得他不靠谱,话都懒得跟他多说一句。王一并不抵触商业运营,那时候他就知道,作为老大,自己必须出头。或者说,当时年轻气盛,他喜欢挑战自己,这种心理差不多延续至今。

他的产品没有石沉大海,相反还有一定的市场,那是个缺产品的时代。做了两年,王一有了融资的打算。2005年,上海一个家境不错的大学毕业生给了他一点钱,这是王一创业路上的第一个投资性质的合伙人。此人名叫林奇,后来创办了网游公司游族,去年在A股借壳上市。林奇投资王一时,天软每月有五六十万元的毛利,团队也达到六七十人。但是公司并没有因为资本的介入而驶上快车道。相反,问题来了。

王一遇到了创业路上的第一个陷阱,管理。他手下已经有六七十号人,可是他连管理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还不清楚,项目没有管理流程,公司也没有管理体制。最直接的表现是,把一个执行能力过硬的人放在管理岗位上。至于原因就不需多问了,你想想,跟他一起打江山的兄弟,业务做得挺好,时间长了自然要晋升一下的。但是结果却始料未及,他损失了一个强兵,凭空冒出来个怂将。项目开始大规模延迟,外面招进来的人不满意,底下执行的人牢骚满腹,公司一片乌烟瘴气。最关键的是,王一对此了然于胸,却完全无解。聊到此处,他吸了口烟,加了句,“那时候我才20岁出头。”

前面说了,王一是搞技术出身的,而且他从大一就出来创业,后来持续休学,也就没再回过学校。他的全部商业经验和业务几乎全靠自己摸索,只一样除外,融资。王一写过一厚沓商业计划书去找钱,但是没人搭理他。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亿唐网的创始人唐海松,对于当时的王一来说,唐海松简直就是大名鼎鼎的人物,靠几页PPT拿了几千万美金,给人难以望其项背的感觉。从唐那里,王一学会了怎么写PPT,怎么处理跟投资人的关系。如果非要问他的创业导师,唐算是一个。

但是公司内部管理问题以及整个SP行业的没落,唐对他也爱莫能助。2006年,随着移动梦网对所有新游戏停止申报的政策发布,SP的好日子也差不多到头了。王一找不到出路,有了把天软卖掉的想法。6月份,他与日本一家公司签订了并购协议,王一离开了天软。

融资之痛:战略投资是把双刃剑